欢迎光临上海汽车资讯网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汽车资讯>内饰

破碎的新能源梦唐山新能源模式流产

2018-09-18 00:05:1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赞

破碎的“新能源梦”唐山新能源模式流产

2012年作为新能源汽车”十城千辆”示范推广工作的最后一年,其发展情况是很多人颇为关心的事情。然而截至2012年11月,25个试点城市仅有4个城市完成度超过 30%,其他城市则更不乐观。

其中,令人意外的是唐山作为第二批入选、经济发展相对较快的城市,却以倒数第二的排名沦落在取消试点的边缘。据悉,唐山目前新能源汽车的保有量不足50辆,而在2009年入选试点初期,其目标是到2012年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达到1660辆,前后差距之大令人骇然。

为何这样一座经济发展迅猛的城市在推广新能源汽车时会如此地步履维艰?唐山发展新能源本身就是个错误还是政府在落实政策时出现了偏差?种种疑云为唐山的”新能源发展模式”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

经济寻求转型

2010年8月,进入盛夏的北方酷暑难耐,但是位于环渤海圈的唐山却是凉风阵阵。南湖让这座有着”凤凰城”美称的城市更像是一个江南小镇。在这里,一座按照国家标准建设的电动汽车充电站正式投入运营,其名称正是以”南湖”命名。

”一直靠资源发展的唐山现在也开始发展新能源产业了,这在当时让人感觉到一种欣喜,终于有望摆脱资源城市的帽子了。”唐山市工业管理委员会的一位负责人向汽车商报回忆,”唐山的经济发展在全国地级城市中数一数二,老百姓的购买能力也很强,这是唐山发展新能源汽车的优势。”

在这位负责人看来,尽管唐山的经济发展速度很快,但一直被认为是沾了”资源”的光。据了解,在唐山北部山区,蕴藏着丰富的矿产资源,其中铁矿资源总量超过60亿吨,次于鞍山,为国家三大铁矿集中区之一;在开平、滦县有煤矿;在遵化、迁西有金矿;在南堡、曹妃甸有石油资源。这些储量丰富的金、银、铜、铁、煤油资源,使得许多人实现了”一夜暴富”的梦想,资源富豪成为唐山新生代富豪的主力。然而在”调结构、促升级”的国家战略下,唐山需要”转型”。

发展新能源汽车正是一次机会。

关键先生”雷天”

”唐山的积极性当时确实很高。”在国家科技部 863 计划电动汽车重大科技专项特聘专家王秉刚看来,尽管唐山并没有新能源汽车相关配套产业,但当时的”热情”非常高,最终,搭上了”十城千辆”试点的”末班车”。

为了让”十城千辆”运作起来,唐山市政府进行了一系列有关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招商活动。曹妃甸工业委员会一位负责人告诉作者:”当时最为引人关注的项目便是海天能源新城项目。”

资料显示,”海天能源新城项目”由唐山国际饭店有限公司和深圳中聚雷天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雷天”)合作建设,选址在曹妃甸新区临港产业园区内,规划面积2.1万亩,计划总投资300亿元。2012年将建成年产50万辆纯电动汽车,集锂电池、电动机、附属系统生产以及电动汽车组装于一体的生产基地。

按原有规划,这座号称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城在2010年底就会出现在河北省曹妃甸新区。然而在调查中作者发现,这一项目进展并不明朗。

据了解,雷天董事长钟馨稼透露:”曹妃甸项目的投产基本上已经没有雷天什么事了。”他表示,当时的唐海县政府(现在的曹妃甸新区)看中的是他们拥有的新能源核心电池技术,并以此来吸引更多汽车企业入驻曹妃甸,对于雷天更多的是用来作”引子”。

作者从雷天官了解到,这家公司是一家在香港注册成立的港资企业,从事生命源稀土钇铁锂材料和动力电池技术研发生产,号称在锂离子动力电池和纯电动汽车领域创造了多项世界第一:1998年,制造出100Ah单体容量的锂离子动力电池,世界第一;1999年,研发成功纯电动带空调的小轿车,一次充电续驶里程383公里,创世界第一;2006年,制造出3600Ah及10000Ah单体容量的锂离子动力电池,居世界第一。

尽管雷天及其宣扬的新能源技术后来受到质疑,但通过与雷天的”携手”,曹妃甸吸引了大批和新能源相关的企业入驻,收获颇丰。

”孵化”产业

敲定”海天能源新城”后,曹妃甸新区又相继收购了高碑店中客华北汽车有限公司74.1%的股权,使自身具备了中客、轻型客车等型号车的生产资质。

通过上述举措,唐山终于吸引了大企业的目光。2010年,中国锂源投资公司、上汽集团先后与其达成”锂源电动汽车产业基地”和”上汽绿色能源汽车项目”的落户意向。

曹妃甸新区对外披露的信息显示,未来3年里中国锂源投资公司将投资5亿元,在曹妃甸打造2条动力电池生产线、1条永磁无刷直流电机生产线、1条控制器生产线、1条充电器生产线和1条整车组装线。3年后,视市场发展情况,可追加投资至20亿元。

而上汽曹妃甸绿色能源汽车项目则以政府与企业合资的形式,建立上汽新能源汽车产业园,专门生产电动客车、混合动力客车以及传统客车。

至此,通过”十城千辆”,唐山几乎从一个新能源汽车产业零基础的城市,整合出了拥有整车制造、动力电池以及相关零部件的相对完整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在王秉刚看来,这是不同于深圳在发展”十城千辆”之前就具有新能源汽车基础的一种”唐山模式”。

曾供职于唐山市国资委的一位人士向作者介绍:”作为一个靠资源生存的城市,唐山总是有着一种盲目自大的优越感。总觉得我们有煤有铁有矿,外来企业想进入发展都得求着政府,而政府也总想着能从中分到一杯羹。现在看来,发展新能源产业,政府还是老路子,这也为日后十城千辆失败埋下了隐患。”

钟馨稼此前的说法也证实了这一思路:”在曹妃甸项目上,原本打算控股的雷天只被允许采取技术入股,而大股东则是唐山当地的国际饭店有限公司。同时,雷天在只占10%股份的同时要拿出自己的核心技术。这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雷天的积极性。”据雷天另一位副总向汽车商报透露,在其他两个新能源汽车项目中,”政府主导”的现象也存在。

采访中,作者试图联系唐山国际饭店有限公司,但是在多方询问后发现,当地老百姓根本不知道有这家公司,而上也没有这家公司的任何信息。

破碎的”新能源梦”

经过一系列”购买资质”、”政府运作”,唐山似乎为渴望进来的企业做好了一切先期准备,中国锂源和上汽也为唐山的新能源梦注入了足够的信心。

在调查中作者却发现

破碎的新能源梦唐山新能源模式流产

,”锂源电动汽车产业基地”和”上汽绿色能源汽车项目”时至今日项目进展十分缓慢。

据了解,”锂源电动汽车产业基地”项目除了在建设初期,合作方中国锂源借唐山先前营造出的电动汽车”壳”推出了一款名为”凤凰牌”电动客车,并在厂址建设上投入少量资金外,项目建设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对于目前的进展情况,锂源动力方面的负责人在接受汽车商报采访时表示”不便多谈”。

而唐山市政府期望最大的”上汽绿色能源汽车项目”据上汽集团公关部相关人员1月8日表示,由于”地理、气候等各方面原因进展缓慢”。

上文提到已经建成三年、在当时号称”唐山经济转型标志”的南湖充电站,现在也成为了当地老百姓眼中的一个摆设。汽车商报从唐山市政府相关负责处了解到,当时成立的电动汽车项目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已经改制,相关人员已经不再管理这些事务。作者又试图联系该领导小组的直属单位————曹妃甸工业管理委员会,而也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十城千辆试点的初衷并不是要所有试点城市大力兴建电动汽车产业,现在看来很多人把它当做商业利益去做。认为谁先做,谁就先能赚到钱,不管有没有实力都要参与进来。这样出现的重复建设和各种地方保护现象使十城千辆试点失去了其基本意义。”北京理工大学教授林程表示。

( /李艳娇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